2013在路上 - 瑞士奥地利捷克自驾游 21-3 泰来

大雄最终还是平安地回来了,然而这妖里妖气的旅馆无论如何是没法住了。

和大雄他们商量了一下,我们决定借助车载GPS的附近旅馆搜索,再找一家旅馆安顿下来再说。一堆杂乱的当地小旅馆德文名单中,我们终于认出一家熟悉的Best Western。

重新锁定GPS上路。

蹊跷的是,开着开着,上山的路居然被栏杆挡起来了,收费两欧。不知缘由。

狼狈地在车里翻来翻去,找出两枚硬币投币才又上了山。

Best Western这一家看上去比前面的恐怖旅馆要顺眼许多。只是这会儿十一点多了,灯也都灭了。我和叮当跑到前台,没有人影。

我们正四处着急,忽然看到一个阿姐从一间办公室摸样的屋里出来,准备回家的样子。我们急忙拦住她,问有没有空房。

说了好一阵,阿姐没什么反应,一直指着手表说着德文。

原来阿姐只是负责清扫的,不通英文。

不过一阵鸡同鸭讲连比划,她也猜出来我们想住店了。看看我们一脸的无奈,她最后还是掏出手机帮我们打了个电话,说是问问经理可不可以过来。

“经理多久可以到?”

阿姨嘟哝出一个数字,小伙伴们一起猜,最后说可能是十分钟。

没多久,一个漂亮女生被一个年轻人开着当地少见的SUV,轰驰而来。女生就是电话里的经理,英文很不错。她说,也是我们运气,她正在旅馆附近的朋友家里开party呢,接到电话,好心地过来了。

我们算好运吗?

很显然不是。

因为下一个就是坏消息。女生说,今晚整个Best Western旅馆所有的房间都订满了,连一间空的也没有。

绝望。难道真的要露宿街头?

“可以帮我们问问周围的旅馆吗?”

女生看着我们老的老小的小,一群落魄像,同情地点了点头,在计算机里查询了一阵,在纸条上写下一个地址。

“Good luck!”

重新上车,输地址,折腾过去,最终这家名字是Sporthotel IGLS的旅馆拯救了我们这群迷失的羔羊。

旅馆的前台有个守夜人,旅馆还有空余的房间。虽说这会儿旅馆订房系统都关了,守夜人还是帮我们用他的公用门卡开了房间。

阿弥陀佛。其余的明早再说吧。

真正搬进房间躺上床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一点了。

想想这一晚的惊悚奇遇,我暗自对各路神仙祷告了一番,在疲惫中迷糊过去。

Posted: October 13, 2013in:
|

Leave a Reply